No coward soul is mine

【周黄】半路(上)

原本不太想发,奈何心情不爽,想要寻求互动,还是发吧...


(上)


离婚之后,黄少天没有过像样的性体验。不出去约炮,连自慰都很少。虽说和前夫在分居之前也有相当一段时间同房寥寥,现在的情况只有更惨淡糟糕。眼见得黄少天郁郁少言,气色不好,张佳乐多次暗示他抽几个晚上随朋友们去夜店酒吧“放松一下”,无奈编辑部最近忙于新刊创刊,一连许多天熬夜加班下来,黄少天面颊浮肿,眼底青黑,看着更不适合出门见人。


他也知道状态如此不能任其继续,于是等创刊一事落定,立刻请了长假,在家睡觉练瑜伽。黄少天原本底子就好,脸嫩肤白,一旦精神养回来,拾掇一身出门去,也颇光彩照人。


张...

【all黄】Cantarella 30

又凑整了,值得庆贺,啪啪鼓掌


30


云低天暗,车马萧萧。


意识浮沉几度,勉勉强强转醒。神思还算清楚,不觉头疼烦恶之类药迷的后遗。宛如悠长一梦,只是梦过便浑不知所涉何险,又身至何地。


双眼蒙着,双手束在背后,上身缠了几圈麻绳,捆得难受。


黄少天镇定心神,侧耳细听一阵,辨明当下是在马车中。而且身下所卧并非干草货堆,而是柔软床褥……这伙人大摇大摆劫他出来,居然连王室御具也顺手牵羊。


如此一来,过边防哨卡时只消通报国后动驾,谅谁也不敢入内盘查。微草的Omega们出行交往遍地忌讳,他这几日横行军营的做派一看即...

【喻黄】无题

瞎写的战时卧底。不合理处请忽略


>>>


官太太聚众打牌,犹似出席舞会,一个个搽抹桃面,珠光熠彩。黄少天混迹其中,因别有一番倜傥俊美,竟也辉映成趣。


他们这伙人从下午三点起,一直玩到六点半,各自有输有赢。有位秦太太哀叹手气不好,嚷着要换东风。黄少天中途起身跟她挪了座,位置正冲门口。这时悠然胡了牌,抬头见门厅有人进来,当即喜笑颜开:“哎,是你?”


来的正是他先生喻文州了。其余三位太太扭过头去,娇滴滴地招呼着喻经理好。喻文州手里拎着两个摞起的食盒,锡铁皮绘着牡丹与圆月,搁牌桌空角落里轻轻一放,笑道:“想你们打牌饿了,顺路买了点糕饼零食...

【王黄】末日

答谢查老师。糙了点别嫌弃...

想念跟查老师的咖啡夜话(心


末日

【all黄】Cantarella 29

(终于)又一次无限逼近整数章...来跟我多交流呀!


29


国君大婚一年有余,雨顺风调,商贸通达,边陲安定。


黄少天的日子也挺称心。外邦使者献礼络绎,王都里热闹去处日日翻新。宗族王室无论大典小聚,往往请来国后出席。以致有人戏言国后殿下交际欲太盛,有婚礼,便做新娘;有葬礼,便做尸体。


他白天四处寻欢作乐,幸而把控有度,没恼得王杰希禁他的足。丈夫操劳政务,探视妻子多在夜里。刘小别不巧撞见过几次,屏息藏在寝窗底下,听见平素庄重自持的掌权者情难自已,在Omega身上逞凶作恶。


第二天他找到黄少天说:“陛下保准恨透了你。”...


【all黄】夜莺的刺

本篇(差不多)只有叶黄,背景all黄

应召男孩paro,雷者慎

以后有时间了或许会补充系列。反正彼此独立,爱写就写,写到哪算哪


夜莺的刺

【王黄】软红尘

看不太出来的民国设定,不过不要紧

老王和他的小娇妻


软红尘

【叶黄】Addiction

本来想搞这么一对学生情侣,既有黄又有远方。后来写飞了,就只有黄。大家见谅


Addiction

【周黄R】狂欢节

重发


*


自由党溃逃的当夜,政府军在镇上扎营。该地区一年一度的狂欢盛典如常开展,人们罔顾时局变换,歌舞达旦。清晨的街头横七竖八躺着烂醉的士兵与乡民,以及游行队伍抛撒的花冠。

整整一天周泽楷领人在外挨家挨户搜查民舍,以防贼心不死的自由党浑水摸鱼。然而这群几个月前还高呼反攻的激进派仿佛身中狂欢节女王的魔法消失殆尽。他们一无所获,夜幕降临便返回临时驻扎的镇长府邸。

周泽楷推开卧室房门,撞见在内等候的年轻男子——不陌生,甚至可以说熟识。

胡闹。周泽楷心想:竟然放敌人入室登堂。

其实不能怪卫兵们缺乏警惕。一位好似象牙与玫瑰花瓣做成的金发美人,身段曲致,眼波温柔,衣着纤薄得处处都能看透...

【all黄】Cantarella 28

本章主高黄


28


虚空剧团在微草的演出告终之于黄少天是一场春梦的醒转。国后场场亲临,展现出非凡的鉴赏兴趣,而无人知晓剧情的日渐精进得益于两位主演从主角原型身上挖来的秘辛,谢幕后尊贵的宫廷丽人更是与戏子们彻夜厮混,身披戏服俨然上演Omega王子堕入风尘的剧目旁支。


王杰希对于妻子三天两头往外跑的行径不可能毫无所觉,但黄少天早就拿准他对他的期许不过是本分履责,貌美端庄且不兴风浪,至于忠贞倒在其次。也许国君甚至庆幸于妻子沉湎私情从而免于榨取自己过多精力……当他表明这番揣测,李轩和吴羽策都不无戏谑地笑了。


“有这样的丈夫,您虽贵为国后也还是苦...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