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oir, penser, rêver. Tout est là.

【all黄】Cantarella 27

不要对写了半个月正式文书的我有什么期待


Cantarella 27


【喻黄】到灯塔去

本废人已经讲不好一个故事了,呜呜

小清新


*


聚餐过半,旁边包厢里一阵稀里哗啦的起哄鼓掌。


学校附近消费群体定位明确的小饭馆,二楼厅堂拥挤,只够辟出一个包间,且没有装任何门或者帘。于是喻文州这边能很清楚地看到里面的人嬉笑着纷纷涌出来:都是一个学院的,打头的男生端一杯啤酒,半满,神采奕奕的样子特别好看。


“来来来喻总配合一下啊,黄少玩游戏输了!”


什么?喻文州这桌五六个人一概状况外,反倒是被点名的最先回过神。“好,是要……”其实也不那么清醒,但至少在黄少天走到跟前时,他感受到某种催迫一般随之站了起来。


“喝个交...

【叶黄】浮屠塔(六)

「有生之年」「活久见」之类评论格删毋论,对劳动人民好一点!


(六)


网剧开机前黄少天回了趟广州,磋磨四五天之后北上,居然咚地一下感冒了。


可能是没注意温差穿太少,或者前一晚做完耽搁了点时间,洗澡不及时着了凉。说到做爱这回事,他们没买第二张床,所以就算有点生分,并排躺在一块儿也很难装正人君子。


黄少天自觉关了灯办事挺不错,看不清的情况下心理承受能力较高。可能也更方便叶修把他当那谁?


假想与否不要紧,他们这种组合不同床异梦都说不过去,搞起来你我都爽就不算吃亏。唯一略显尴尬的就是接吻了。兴致高涨起来抗不住要黏腻一下子,再说...

【all黄】Cantarella 26

和上章也就间隔两个月拜托不要「有生之年」「活久见」了。这篇这个频率我觉得不算久,毕竟以前还有更久的对吧?
反响够惨淡了 好不容易点开又是一个「有生之年」 是不是挺没意思的🌚

26

 

回宫时满城鸡啼嗄喑,黄少天一觉睡至日落时分。

 

许是太久不沾Alpha。 一夜颠鸾,后劲冲得人筋疲骨软。漫漫醒转终于不觉五脏焦虚欲炽如焚,只是满心嫌恶。

 

他以前何至于单单为了淫乐,这样费周折。更何况下手的还是王杰希亲眷:刘小别年轻气盛,栽在他身上好似一同摔碎了铁打金铸的尊严,事后态度僵硬,避之不迭。激情确是盲目而冲纵,回过神来反倒闹得两厢不快活。

 ...

【叶周黄】罗衫记(上)

民国小妈  风尘背景  雷点遍地


(上)


黄少天的人生,以二十三岁为界。二十三岁往前,在堂子里花团锦簇,银牙媚眼地谋生;二十三岁之后,被重情义的恩客娶过门来,端丽矜重,机巧风流地做着填房太太。


丈夫较他大着十来岁。从门楣深厚的家庭里出身,然而一路受着活泼新潮的西式教育,所以发妻亡故十余年终于续弦,对象还是烟柳巷里逢人招展的红娈。他离家南下许多年了,家里也就不再管得到这一娶伤不伤大雅,妨不妨脸面。而黄少天,本来对于从良是无可无不可,只不过看叶修待他不错,加之身边独一个儿子,小家庭里一切关系都利索明白。于是也当好玩儿似的嫁出来,像花店里扎着...

【叶黄】角斗士

寒假遗留问题终于得到妥善解决... 古希腊罗马乱炖

推荐承包主体设定与关键情节的同名影片,以及支撑细节灵感的《伊利亚特》


*


欢乐的人群在宫廷外墙下熙攘而过时,郑轩正站在国王帷帐曼丽的大床边哈欠连天。


“陛下,”他苦着脸说道,“您快起来吧。今天的竞技场将上演最终角斗,您可是一定要出席的,民众翘首以盼呀。”


隔着一层永远暗香馥郁的遮挡,其中蜷伏的人影不满扭动,咕噜咕噜发出一串抱怨。


“嗯……角斗?野蛮……太野蛮了。”


郑轩感到深深力不从心:“别管它是否合您心意了,现在就请您快快起床吧!”...


【叶黄】浮屠塔(五)

章节名改了,前文也都加上「浮屠塔」tag

这样不着急,慢慢写。


(五)


见到喻文州,之前种种萦绕于怀的哲学忧思暂且抛诸身外。


黄少天大大方方,直接说自己搬家了,喻文州也没多问。黄少天时常换落脚地,倒不是钱多人闲,主要难得有哪里住得特别喜欢。


他形单影只,无牵无挂,有戏则拍,没活则宅。吃穿将就一下无所谓,整天二十四小时待着的一间房,怎么着也不能太勉强。


黄少天读书期间很讲究生活质量,后来糙习惯了,但仍有一星半点执著在。


况且他在圈里着实交过几任男友:不冷不热,不三不四的,不一定次次都能看准。关系走不...

【张黄】我纷纷的情欲

化妆师张新杰 x 歌手黄少天


*


刚开始是有人发布恶搞视频。


视频中黄少天的脸被P到某gv男优身上,还是欧美片:胸肌诱人的半裸汉子躺在床上拨弄情趣玩具,面部表情得当,毫无违和感。


甚至还有点小刺激。主要是一眼扫过去难以发觉嫁接痕迹,而且神态动作配合都堪称自然。这段不到十秒钟的小视频病毒式传播不到半小时,黄少天的粉丝就纷纷跳出来破口大骂:MD做视频的不长点心,这点小把戏还出来丢人现眼也不看看有没有事实依据!黄少的身材有这么好吗?啊?这么大块胸肌怕不是去隆了吧!


嗯,破除谣言凛然捍卫偶像名誉,这事儿本来很值得表扬。


不过路人们...

【all黄】Cantarella 25

25


太过恐惧又太过荒唐。刘小别情急之下直起身,泯情迷为对峙。


即便这样也太晚了。他有一千种可能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插入,所幸临咬钩前的零星警醒救他于危急——但远不至于脱身,更遑论撇清。有那么一瞬间刘小别甚至后悔自己起意:他原本就不把黄少天的身份地位放在眼里,加之此人生性风流已然坐实指名,那么不清不楚地快活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然而回想起来有更多地方令他后怕:黄少天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如何探听到自己外出的消息,如何溜出宫廷,如何买通侍从与下人,明目张胆地先他许多步埋设陷阱?他满心纷乱,满腹疑云,目不转睛看着此刻一言未发,兀自盈盈含笑的Omega...

【all黄】Cantarella 24

过气写手尬迎新春


24


入夜,王都的街道一片漆黑。


平民百姓点上灯烛闭门不出,惟贵族外巡有随从执炬照明。当初微草遣使者赴蓝雨求亲,归来后逢人便道海国夜生活花样琳琅:如昼灯市,如织游人,舞曼歌靡,遒奇盛景。


蓝雨商贸发达,依托海洋而富庶浪漫,像愈夜愈明炽的星子。而微草乐得自比为太阳,在白天劳作生产,挥发热量。每当暮霭悄临,骄阳便让位于繁星,成全它们长日未尽以致继夜的作乐寻欢。


就是因为蓝雨人太好享受,才会在前几年吃了嘉世的苦头——刘小别这样想着,脚下轻车熟路拐进一条花街,这是此刻静憩城邦唯一声色斑斓的所在。...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