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ward soul is mine

【喻黄】无题

瞎写的战时卧底。不合理处请忽略


>>>


官太太聚众打牌,犹似出席舞会,一个个搽抹桃面,珠光熠彩。黄少天混迹其中,因别有一番倜傥俊美,竟也辉映成趣。


他们这伙人从下午三点起,一直玩到六点半,各自有输有赢。有位秦太太哀叹手气不好,嚷着要换东风。黄少天中途起身跟她挪了座,位置正冲门口。这时悠然胡了牌,抬头见门厅有人进来,当即喜笑颜开:“哎,是你?”


来的正是他先生喻文州了。其余三位太太扭过头去,娇滴滴地招呼着喻经理好。喻文州手里拎着两个摞起的食盒,锡铁皮绘着牡丹与圆月,搁牌桌空角落里轻轻一放,笑道:“想你们打牌饿了,顺路买了点糕饼零食...

可以的话麻烦大家今天给少天砸真爱票!感谢🙏🙏🙏🙏🙏

【喻黄】到灯塔去

本废人已经讲不好一个故事了,呜呜

小清新


*


聚餐过半,旁边包厢里一阵稀里哗啦的起哄鼓掌。


学校附近消费群体定位明确的小饭馆,二楼厅堂拥挤,只够辟出一个包间,且没有装任何门或者帘。于是喻文州这边能很清楚地看到里面的人嬉笑着纷纷涌出来:都是一个学院的,打头的男生端一杯啤酒,半满,神采奕奕的样子特别好看。


“来来来喻总配合一下啊,黄少玩游戏输了!”


什么?喻文州这桌五六个人一概状况外,反倒是被点名的最先回过神。“好,是要……”其实也不那么清醒,但至少在黄少天走到跟前时,他感受到某种催迫一般随之站了起来。


“喝个交...

【叶黄】浮屠塔(六)

「有生之年」「活久见」之类评论格删毋论,对劳动人民好一点!


(六)


网剧开机前黄少天回了趟广州,磋磨四五天之后北上,居然咚地一下感冒了。


可能是没注意温差穿太少,或者前一晚做完耽搁了点时间,洗澡不及时着了凉。说到做爱这回事,他们没买第二张床,所以就算有点生分,并排躺在一块儿也很难装正人君子。


黄少天自觉关了灯办事挺不错,看不清的情况下心理承受能力较高。可能也更方便叶修把他当那谁?


假想与否不要紧,他们这种组合不同床异梦都说不过去,搞起来你我都爽就不算吃亏。唯一略显尴尬的就是接吻了。兴致高涨起来抗不住要黏腻一下子,再说...

【叶黄】角斗士

寒假遗留问题终于得到妥善解决... 古希腊罗马乱炖

推荐承包主体设定与关键情节的同名影片,以及支撑细节灵感的《伊利亚特》


*


欢乐的人群在宫廷外墙下熙攘而过时,郑轩正站在国王帷帐曼丽的大床边哈欠连天。


“陛下,”他苦着脸说道,“您快起来吧。今天的竞技场将上演最终角斗,您可是一定要出席的,民众翘首以盼呀。”


隔着一层永远暗香馥郁的遮挡,其中蜷伏的人影不满扭动,咕噜咕噜发出一串抱怨。


“嗯……角斗?野蛮……太野蛮了。”


郑轩感到深深力不从心:“别管它是否合您心意了,现在就请您快快起床吧!”...


【叶黄】浮屠塔(五)

章节名改了,前文也都加上「浮屠塔」tag

这样不着急,慢慢写。


(五)


见到喻文州,之前种种萦绕于怀的哲学忧思暂且抛诸身外。


黄少天大大方方,直接说自己搬家了,喻文州也没多问。黄少天时常换落脚地,倒不是钱多人闲,主要难得有哪里住得特别喜欢。


他形单影只,无牵无挂,有戏则拍,没活则宅。吃穿将就一下无所谓,整天二十四小时待着的一间房,怎么着也不能太勉强。


黄少天读书期间很讲究生活质量,后来糙习惯了,但仍有一星半点执著在。


况且他在圈里着实交过几任男友:不冷不热,不三不四的,不一定次次都能看准。关系走不...

两相宽

胡写的。是个be


*


离婚手续办了很有些时候,房子过户的事儿倒是一直拖到今天。


黄少天在房产局有不少熟人。他和叶修拆伙极为平静隐秘,除开家人,统统守口如瓶。并非觉得不光彩,而是宣扬出去总是会生出许多麻烦。


于是来过这个户,黄少天也处处如履薄冰。他提前一点到,在微信上嘱咐叶修待会从后门绕上来,两人尽量避免并肩同行,以免熟人们对叶修的身份产生联想,连蒙带猜。


消息不知看到没有,反正不到五分钟叶修就出现在眼前。手里拎了个礼品袋,远远看见他,非常自然地点了下头。


黄少天猜他是没来得及看手机,只能走过去,引着...

【叶黄】浮屠塔(四)

挤在上课的间隙……


(四)


盖子揭开,各样小菜都有点儿。白米饭上卧着几只虾,椒盐的,芳香扑鼻。


从厨房取了柄勺子,黄少天饿得毫无废话,闷头大吃。保温桶质量不错,饭菜都还热乎乎的,于是心里跟着也好过不少。虽然喻文州也会做椒盐大虾。


他抱着保温桶埋得脸都看不见,只知道叶修在房子里走来走去,然而根本无暇关注具体。因为饿,吃得也急,无论什么东西似乎都只在嘴巴里滚一滚,就下去了。


叶修忙活了一阵,终于站定在餐桌旁,抽开一张椅子,坐下看他的吃相。


黄少天稍微有点不自在,只能努力吃得更加心无旁骛。在叶修看来,这模...

Le Prêtre

并不喜庆+没cp感。过个新年 

半个月前的脑洞,一直苦于笔力不能及。百般艰难糊完了尽管依旧不能及,至少对得起我自己。


Le prêtre


美酒敬诸神。


临时扎起的营帐里,灰头土脸的士兵互相撞着酒杯。惊心动魄的抢滩战役多亏主帅骁勇得以尽早结束,他们全歼驻守在此的骑兵及弓箭手。外头尸首横陈,屠杀场盘旋偏咸的海风,幸存者们痛饮烈酒,无谓战后的热血被麻痹或是烧沸——这一役活着,再往后便不知如何。他们是侵略者,渡海而来,为的是攻下数百年不落的城郭。


酒气冲天的宴席上,叶修被副帅以一句耳语请出。嘉世的王是令...

【叶黄】浮屠塔(三)

让这文更不清真点吧!


(三)


叶修答应了要捧他,就真有这么神通广大。


大概是那晚过去的第三天,拍戏休息间隙,黄少天发现自己一条微博竟被某一线小鲜肉转发了——严格地说,是上部古装剧的男主角。


若不是同叶修交易在先,黄少天还真想不出这位兄弟能有什么理由对他突然施以青眼。毕竟作为一个镜头有限的小配角,同大牌们即便在戏里谈笑风生和和气气,待到摄像机一撤,食物链的精英们便照样眼高于顶。


被转的微博是一张灰头土脸的片场自拍。伤妆逼真,表情鲜活,惨兮兮的有点可爱。


那大牌的转发配文也努力假装可爱,三个歪头咧嘴的emoji并排...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