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ward soul is mine

【叶喻黄】色 · 戒(下二)

不受控制加了很多戏……下章再3P


(下二)


一缸子水,暖融融,热烘烘。黄少天头发透湿地贴着面,就连怒目也虚张声势,煽拨爱怜,浑似水底下钻出的一个妖异精魅。

 

喻文州望着他,心想小少爷真是好看。并不需要多少华美服饰去衬,赤身露体便自有一派天真秀逸。

 

他不禁伸出手搅了搅那水,试试这温度会否烫着了人。当然这举动在黄少天看来是无异于挑衅的。他平生最恨旁人视他若无睹无闻,喻文州向来客气,今日却偏偏履触逆鳞。黄少天登时来了脾气,忿忿然脚尖一勾,一捧水便直溅出去。

 

然而喻文州不闪不避,竟尔由着他泼湿满脸。尚从容不迫抹了把面,睁眼肃然道:“少天,是我有错。”

 

黄少天没料到他怡泰坦荡至此,一时间作恶的反比受欺的局促起来:“你……”

 

“我恋慕少天已久,今日趁虚而入非君子所为。少天要打要骂想怎样撒气都可以,但我喜欢你也是确确实实,无论如何骗不了人。”

 

一席告白娓娓挚切,仿佛掏尽了肺腑又倒空了胸腔。满缸的水像是都给点燃了,黄少天懵懵懂懂坐在其中,只觉得头发丝到脚趾尖,每一丝神经都被喻文州的恳切灼烧若沸。

 

可是转念想想,眼下这副模样又着实差了点意思。他原是要狠狠吊喻文州一把,用尽百计千方,叫他死去活来的——而绝不是现在这般,温温柔,潇潇洒,胜券在握,镇逸翩翩。本要敲打他直至跪伏下去,怎么反倒还能这样坦荡无拘地同他挺起胸,直起腰来。

 

他的悻悻急于觅一处出口,这出口剖开在舌尖渗出妒忌的麻与酸:“虚伪!你不是同楚云秀……”

 

“少天想错了,楚小姐的男友另有其人。楚小姐之父拟兴办女子学校,我感念楚老有心于社会民生,打算稍尽绵薄之力,”喻文州微微一笑,“少天的误解是怎么来的?”

 

那晚的戏院是一场羞于启齿的糊涂梦,黄少天不愿提,更不愿旁人想起。细想对方话里字字句句,猛然醒悟其中一节,当即愤然道:“尽个屁的绵薄之力!还不都是我家的钱!”

 

他方才险些忘了黄老太爷的遗书白纸黑字,早已把家中偌大产业拱手送人。姐姐们出嫁如覆水,纷纷独善其身。唯他一人无一技傍身无一处可去,硬着头皮与喻文州日复一日这么耗下来,一面向黄公馆的新主巧施勾引,一面同老情人虚与委蛇。可终究情人靠不稳,对头更难缠。喻文州的柔情蜜意言也凿凿情也切切,何尝不是犹如叶修一般势将他占有拿捏,揉搓把玩。

 

事情既已走到这步田地,只怪他筹谋落空,徒有任人宰割。

 

手起刀落白进红出是宰割,钝刀挫磨温水煮蛙又焉不是宰割?

 

恍有所觉,扬眉正对喻文州意味深长的一眼。眼前人伸出手去,轻慢掠过黄少天苍白剔透的面庞,替他拢罢鬓边一缕湿发。

 

此非叶修,却冥冥自与叶修肖似。更有殊异几何,他说不上来。

 

只眼睁睁由着那手指抵在嫣红的唇珠上,唇珠像一萼待撷的海棠。眼底溶溶皆月色,月色里神魂也逊他三分。

 

此间只听得喻文州讲:“少天,不如你同我结婚。”




长微博





TBC

评论 ( 64 )
热度 ( 675 )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