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oir, penser, rêver. Tout est là.

【叶黄】谁不爱你孤行多流窜

胡乱摸了个《鹊起》前传。怪我正片推太慢……

不光手速慢,还有几近于无的cp感(捂脸)


《谁不爱你孤行多流窜》


黄少天依稀记得大四那年的教师节忙了一天。发短信,打电话,秋老虎的余韵里手机壳一连好久都烫手,黏皮带肉的,是急功近利的热度。

他承认那会儿心思不够单纯。要出国申请学校了,里里外外都得跑。想请人写推荐信,于是抓住一切机会在师生情谊里用心耕耘。那天忙到后来,不知怎么灵光一现想起个别的——之所以说别的,自然是排除在“应付”与“做派”那一类开外。那个名字大概很久不曾拎出来见见天日了,陡然一下簇新而鲜活。怎么会就这么冒出来呢?黄少天自己也疑惑。


叶修。


可他到底不甘屈服这说不准就要抛诸脑后的稍纵即逝,着手给叶修发了条微信祝节日快乐。打字的时候心砰砰跳,点完发送胸腔里似有一缕轻烟淀下来。他突然就想自己会不会是这样给叶修祝福的第一个?严肃意义上讲对方不曾正儿八经供职三尺讲台,但一个人是否可称其为师显然不该局限于如此粗浅的评判。

正如同在口译社春夏一度的经历无法抹去,黄少天不觉得坐在底下看叶修传道授业有什么稀奇,于是也就乐意继续这么理所当然下去。

叶修的回复来得很快:哟?受宠若惊啊。

且不论算不算调侃有没有夸张,黄少天一见就明白他是高兴的。不知为何自己也跟着高兴,心花怒放。正好这一天分量超额的奉承道完马屁拍尽,也着实如释重负。那么既然此时此刻屏幕两端俱是胸怀舒畅的人,自然很值得揣着不分上下的喜悦安宁出门聚首。

他不多做思虑,全然一时兴起地问:出来撸个串?我请。


也许叶修当时那么爽快答应不全因他说了这句“我请”。


总之把人约出来了,又是一阵说不上为什么的欣然。烧烤摊门外摆几张露天圆桌,店里头倒是有面对面的四人座。里边落座后黄少天起初有点后悔,因着室内纤毫毕现的拘谨与灯光。毕竟他们不被口译社所维系也有一年了,人前再如何打打闹闹,私底下一直交际略少。仿佛打定主意无需在彼此身上花太多成本也能情谊如新,又或许只是忙人的通病,只不过误打误撞了一份省时省力的保鲜期。

但很快他就放开来。叶修随意问他申请学校近况,黄少天本就兜了一箩筐话要讲,正逢机缘自然倒个没完。他描述起什么来一直都是那么眉飞色舞的,偶被打岔也不觉冒犯,就这么听着看着也很好玩。聊得太起劲的结果就是最后剩下来起码有十多串,叶修摆摆手说室友最近减肥不乐意他深夜捅刀,算了。于是由黄少天带回去,裹着满身热腾腾的烟火气推开宿舍门,被室友齐声质问偷跑出去约会算什么哥们。

哎等等,只是见一个师兄而已啊。

蛇么?居然还是男的?几个人面面相觑:黄少,你完了!


他倒没觉得自己完。那会儿是真没想,不往那方面,也不到那境界。固然那晚头顶头酣畅淋漓撸的那顿串在记忆中很珍贵,只遗憾在出国前居然都再没找见那机会。叶修研二快毕业,论文之外的日常已被各色会议与项目挤占。尽管黄少天走前挥霍无度同熟人朋友聚了一摊又一摊,他也没能赶上其中任何一个对酒当歌的夜晚。

再轮到独自相处是黄少天赴英之后。那回也是很尽兴的,哪怕有些时候没聚也依然毫无芥蒂。短短五天走马灯一样在印象里奔流回转,除却最后一天那个下午,黄少天记得他们某天晚上还去找了一家pub。

叶修酒量不好,始终没喝。黄少天逞些英雄意气,两杯花花绿绿的下去犯起晕来,絮絮说着话力证清醒。在异国他乡回忆起两人共同的本科时代好像有些傻,但也最讲得上滚着热血与贴着肺腑的话。这种时刻谈到口译社当然水到渠成,黄少天头一次当面坦白自己身处其中曾经有过的心路七弯八拐。他说那会儿叶修听他们的译文,一开始是秉着任其尝试的态度,不管多结巴多卡都坚持听完,后来社员们水平渐渐上来了,那么再听出错误就坚决腰斩。

22岁的黄少天醉得舌头打结,拼命试图描绘叶修说“卡顿两次,时态混乱,三单错一次。好黄少天你死了,下一个”的样子,模仿来模仿去叶修笑得直抖,他脸上被酒意熏红了也有点讪讪,末了下定决心般:“其实吧我当时特别努力,无非就是想哪次我译的时候你能从头到尾不打断,都听完。”

说罢他浑不以这话埋有任何心悸情动处地仰起脸来,一半宁静一半痴嗔,朝叶修咧了咧嘴。

此刻纵是天地万物奔向你,好梦千般也奔向你,只怕也毫无所觉。



27岁的黄少天早晨提前半小时赶到会场,找了一圈没见同传箱。搭档问完主办方回来说客户不知道需要设备,那没办法今天只能改交传了。

黄少天有点炸:“靠,毁我青春啊。”

叶修笑笑:“谁做交传还有搭档换班的,你知足吧。”

“问题是、”才起个头就暗觉不妥,黄少天顿了顿咽回后半截。本来是想说头一次跟你搭档起码得有点纪念意义吧?没想到意义都出在bug上了。

不过工作当前不是吐露这些的时候。那么先省省吧,横竖来日方长。


离他雨霁云销顿悟过来已不剩几页留白。

注定相爱就经得起徘徊。




Fin

评论 ( 17 )
热度 ( 420 )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