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ward soul is mine

【ALL黄/abo】Cantarella 01

标题即梗。坎特雷拉:哥哥把妹妹一次又一次远嫁联姻又将其夺回的兄妹禁断之爱。

此文中有所改动,结局cp未定,全看剧情发展

只为了狗血,肉和爽雷。设定请勿较真,随意看看就好。


01


蓝河入选皇家禁卫入宫的那一年,恰逢二皇子远嫁嘉世。

 

准确的说,那时已然不能称之为皇子。老王穷兵黩武,边境连年征战。北边大国嘉世虎视眈眈,一夜之间侵吞数座城池。国土失陷,割地赔款。老王薨,新王立。年轻的Omega皇子尚等不到一纸诏书册封亲王,便被远虑的兄长作为联姻的工具,讲和的筹码。

 

黄少天那年只有十六岁。

 

蓝河曾多次近距离接触过这位尊贵的殿下。他们年岁相仿,有颇多共同话题。自小得蓝雨古老神灵庇佑的Omega年纪轻轻,却早已盛名远播。坊间津津乐道有关他的一切——据传他剑术精湛,翻飞舞动的剑影如流星一般绚烂。而容貌端丽绝伦,就像初沾晨露的玫瑰那般鲜妍。

 

蓝河对此深以为然。

 

Beta禁卫得益于性别,在宫墙之内较之同僚有更多活动空间。他见过黄少天在和煦的午后爬上一棵繁茂的香樟浅眠;在铺开的暮霭中爱不释手赏玩幽绿的萤火;在澄明如镜的水畔编出一条富丽流金的发辫;在偶尔睡意零丁的深夜,来到月华如水的廊前擦拭那柄寒光凛凛的佩剑。

 

那精良的薄刃本该永远,永远不会喋血。剑柄镶嵌宝石,剑鞘镌刻云纹。一件精美的贵族饰品,适合个别外柔内刚的Omega贵人用芊芊玉指温柔地把玩。

 

然而那剑实则锋锐无匹。当王子慢条斯理地拔出剑身,下一秒可以斩灭庭院中纷飞的落英。

 

 

蓝河目睹过殿下数不清的情形下,各异的模样。

 

 

最为冒犯的一次,是他不慎瞧见王子出浴。当时他距离寝殿甚远,然而视力绝佳。黄少天发尾滴水,漫不经心地裹着素色睡袍,赤足迈出殿门。锁骨凌厉,脚踝细纤。蓝河尚且来不及别开视线,王子身后紧追而出一个人影,从Omega背后抄住腰身将他打横抱起。黄少天双脚离地,笑容明媚,顺势勾住对方脖颈。姿态百依百顺,好似一株盘绕于树的藤萝。

 

他们很快消失在门内。

 

秋末,濒死的蝉在枝桠间滚落一线悲鸣。蓝河心跳如鼓,惶惶然立成一座石塑——与黄少天亲昵的那人他决计不会看错。

 

分明是蓝雨新王。

 

他惶惑不安。这对异母兄弟手足情深固然广为人知,然而AO到底有别。寝殿之内,沐浴之后……他方才只匆匆一瞥,也由衷感叹王子光彩照人。难道他私下里最不设防的惑人娇艳,竟也要献与兄长一见?

 

 

长微博

 

 

寒风渐起,辇车启程。

 

众目睽睽之下,喻文州赠予弟弟的祝福之吻落在前额,如蜻蜓点水。黄少天鞠躬行礼,折身登车。

 

浩荡的仪仗队伍穿越王都,百姓夹道欢送。人皆称赞他们的王子奉献己身,只为谋求蓝雨免遭战乱,国泰民安。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放下帘子,来回摩挲着冰雨剑鞘。

 

临行前喻文州的最后一句话在脑海里翻覆回荡。

 

 

“你能给叶秋带来的不仅是美貌与臣服,少天。”

 

 

——“还有血光。”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979 )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