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ward soul is mine

【周翔黄】星屑(上)

点文之二。慢工,粗活,各位将就着吃

abo  俘虏黄设定

*本章孙翔掉线


(上)



黄少天灰头土脸地从驾驶舱钻出来,面对十几杆黑洞洞的枪口所表现出的心虚不止一星半点。


轮回大兵一个个冷若冰霜,整齐严肃的黑色护目镜如出一辙的平直唇线,镜片反光映出被包围其中的人一张年轻狡黠的脸。


盘算两秒后,黄少天当机立断举起双手。虽然不知道现在示弱还有多大用处,不过这种时候乖乖投降就对了。


“呃那什么。飞行器故障,紧急迫降……”


嘴角堆着无辜讨好的笑,左右瞟瞟顿时收缩逼紧的包围圈,黄少天心想今日大约是在劫难逃。



蓝雨军区的二把手尽管虎落平阳,表现倒是意外顺从。被押解去军区总部的一路上极尽配合安静如鸡,多少让人狐疑外界有关他超凡聒噪的评价究竟几分真假。


内心的波动再汹涌,下属们到底不敢小瞧这位人物。毕竟轮回队长的亲谕言犹在耳:一旦逮到黄少天,二话不说直接押去队长卧房。队长将亲手……那个亲手处置。


似乎很合理,又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但没人敢对周泽楷的决定有所微词。被强硬又不乏礼貌地推进那间熟悉的居室之后,黄少天不由得暗自感慨了一下这种堂而皇之过门而入的状况还真不太多。


房门在身后合上,十分拘谨又暧昧的一声轻响。略略扫视一圈变化不大的室内陈设,黄少天骨碌碌转动的眼珠最终定格在书桌旁坐着的那人身上。


周泽楷。


准确的说,是一个笑容太愉悦,反而让黄少天觉得有些毛圌骨圌悚圌然的周泽楷。


“好久不见呀。”他若无其事地打招呼。


“嗯。”对方点头,依旧笑得心花怒放。


黄少天在这莫名其妙的尴尬之中无所适从。他一紧张,小动作就特别多。


此刻是无意识地摩挲下巴。


黄少天显然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足以牵引周泽楷的视线。被一下下抚摩着的下巴尖削光洁,执行这一动作的手指又白皙而细长。周泽楷从他下巴上楚楚的线条,一直打量到斟酌字句般轻微蠕动的嘴唇。黄少天的话总是很多,他似乎向来自信说出的话终能奏效。有时候周泽楷爱听他胡说八道,偶尔钦羡他条理分明,更多的时候,他还是热衷于从那张可恨又可爱的嘴巴里撬出一些别的语句,与别的声息。


周泽楷站起身来。他现在就很想从黄少天那里拿到他想要的东西。



这种时候或许要庆幸书桌到门口的距离并不算远。


周泽楷逼近身前时黄少天似乎还没从乱七八糟的思索中抽身。手臂被拽住的一瞬他本能地绷紧了肌肉想要反抗,然而迅速掂量过当前状况后便乖乖卸下力来。某个周泽楷单方面制定的霸王条款在脑中一晃而过,他在倒进对方怀抱的同时主动扬起脸,周泽楷按着他的后脑使两人密不可分地撞在一起。


他们开始接吻。


鉴于他们五分钟之前才又一次出现在彼此视线,从礼节上来论这个一言不合的吻应当属于“问好”那一列更合适。可是周泽楷所表现出的热情与侵略性与一切循序渐进的原则截然相反。他重重碾磨黄少天的嘴唇,急切地舔过他的口腔并吮圌吸他的舌尖。有力的双手滑到对方腰间,在细韧的线条上稍事停留便无比坦率地探进裤头——


空气中两股水乳圌交融的信息素已然攀升到足以说搞就搞的浓度。感到衬衫下摆被胡乱扯出裤头,黄少天却还是如梦方醒般推开了他。


“等等,”他气息不稳,两颊有情动的红潮,“我先洗个澡。”


周泽楷闻言抓住他按在自己胸膛上的手,反应之快力道之大,像是野兽把意欲逃跑的猎物凶狠地踩在脚下。


“一起。”


“别!”黄少天当即摇头,“哎我说周泽楷你能不能矜持点?跟你讲过多少次了每回都这样,洗澡都要跟着还让不让人有点隐私了!”


“可是,”周泽楷眨眨眼,表情无辜,与动作实力不符,“都标……”


“标记又怎么了!”黄少天大叫,“那也不能乱来!这叫婚内性骚扰懂不懂?妈蛋!”


他说着把手从周泽楷的桎梏里抽出来,转身就要往浴室扑。然而机会把握得不甚妥当,身后一股力道拉得他登时稳不住重心。与此同时一条手臂从腰间抄过来收紧,臀圌部旋即结结实实贴上一团熟悉的硬圌热。


黄少天愤而深呼吸,一口气却在周泽楷从背后舔圌他的耳尖开始离散得断断续续。


看样子周泽楷对“婚内”这个说法非常满意。他贴着黄少天发红的耳朵,低语间呼出的热气灌进心肺里。信息素温柔而残酷的压迫之下Omega无法自控地瑟缩起来,并在听到这个alpha的下一句话时连双膝都开始发软。


“就是性骚扰。”


“跟你说过的……”


手掌不安分地撩起凌圌乱的下摆如愿以偿地探进去,他的omega难耐得胸口都在打颤。


“见你一次,干圌你一次。”



TBC

评论 ( 34 )
热度 ( 402 )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