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oir, penser, rêver. Tout est là.

【叶喻黄】无心良夜 02

请不要在新坑下催旧坑,感谢


02


他问得太理所当然了。


喻文州定定地望过去,胸口塞满一种莫可名状的妒忌。


他早就知道朝夕相处的副队长在他跟前展现的一面并不完全。他们是无可替代的挚友与搭档,揽一下肩膀揉一把头发都相当自然。黄少天可以大大方方在奔赴客场的飞机上倚着喻文州安睡,喻文州也做得到在Omega香味清浅的环抱中毫无异状。


但也就仅限于此。黄少天身为Omega的其他特质在喻文州面前一概遮掩起来。它们被封存了,裹上体面而恰当的包装,隐秘的内里唯独只露给一个人看。


叶修。


喻文州略微调整了一下重心,感到双脚有些发麻——在标记之前,他从来不记得黄少天能坦然自若地跟他探讨欲圌望。


是因为他现在不得不接受和喻文州绑定的事实?性暗示听上去过于勉强,喻文州试图从Omega纹丝不动的脸上找出一丝一毫僵硬与为难。可是没有。冷汗再一次渗出后颈。他悲哀于这居然没有。


黄少天依旧扬着暖玉似的脸庞,乖巧而顺服地看着他。散乱的额发挡住眼睛,隐在其后的浅色瞳孔浸没雾与烟水。


喻文州搁下粥碗,按住黄少天攀着他衣角的五指。他半俯下圌身,另一只手着陆在Omega单薄的肩头,掌心包着那块凸起的骨骼缓缓抚摩,披在其上的外套顺势落下。


黄少天的呼吸明显停了一瞬。当初酒后乱圌性的纠缠有多疯狂,不代表他而今一派清醒地承受喻文州的抚摸就能有多泰安。尽管一个月来喻文州彬彬有礼地维持着界限,果然不可能那么轻易就……


他强迫自己放松下来,然而裤底的湿冷黏稠刹那间裹住的不止是待会行将承欢的部位,还连同胸腔内矛盾抖瑟着的脏器。心态破罐子破摔是一回事,临到头来如何面对又成了截然不同的难题。


饶是如此黄少天也没有避让。他平静地等待Alpha进一步的动作,而喻文州仅仅只是在他肩上轻轻拍了一下。


“我尊重你,少天。”


他说得温柔又笃定。



之后他不在Omega的肢体上多做停留,适时拉开了距离。黄少天啼笑皆非地盯着被单上落下的那团阴影,对自己由衷感到不齿。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瞧着他头顶的发旋。非常柔软的弧度,非常甜美的气息。


他浑身肌肉圌紧绷,讲出的话却是轻松的。


“我帮你拿件我的外套来……效果应该好一些。”




他们都清楚发圌情期的Omega最需要什么。


性圌爱只是平息躁动更直接有效的途径而已。追根究底还是对Alpha的信息素有所求。


体圌液里有,皮肤上有。足够敏感的话,对方的一呼一吸间也未尝没有信息素的逸散。以往的发圌情期黄少天频繁找叶修做圌爱,情潮在精圌液反复灌注下暂时得以平复,到了下一次却依然张牙舞爪来势汹汹。


没有长久的标记与稳固的联结,他和叶修之间似乎不过是个欲念纠缠的恶性循环。


为抵抗Omega这麻烦的天性,他诉诸非正常手段已久。如今才阴差阳错发现标记的玄妙:喻文州留在他身体里的印记尚新,故而这一回仅用最温和的方式就足够。Alpha惯穿的一件队服外套透着清新的皂香,更明显的是醇酒的甘厚。刚刚接过这件衣物时黄少天不禁奇怪,一件洗过的干干净净的衣物,何以还残留着这么充沛的信息素。问及此处,喻文州掩饰不住欣慰地弯了弯嘴角。


“早半个月开始,我每晚洗完澡都会穿一会儿。”


“嗯?为什——”


黄少天尴尬地别开眼睛,要是这都理会不了简直太过可笑。他并非头一回受喻文州体贴关照,此刻却真切感到前面许多年加起来都及不上的脸热慌张。


强撑着一点别无用处的自尊,黄少天索性把脸埋进喻文州的衣服里,不清不楚地哼出一串模糊音节。


“唔呃呃噜噜咕。”


“什么?”喻文州一头雾水。


“……是说。”黄少天抬起眼睛,睫毛半阖,掩饰其中光采水色。


“谢谢你啦,队长。”



喻文州走后,黄少天头疼地拥着衣服仰面倒进被子里。


他家队长固然一片好心,准备周密关切得教人讷讷无言——可还是忽略了一点。


黄少天深吸了几口Alpha的气息,有些不自主的头晕目眩。


还是有刺圌激的。标记后的AO对外界煽动的抵抗力增强,是因为吸引与被吸引的能力都更多地填补到对于彼此身上。就算再压抑的发圌情也渴望做圌爱,更何况现在喻文州还扔了一件满溢着荷尔蒙的衣物给他。


他只知道自己的信息素能安抚黄少天,却忘了伴侣之间恰恰是温情的依赖会成为开启欲圌望的序端。


尽管从道德伦理的角度看,婚内的欲圌望比起其他的放纵实在高尚太多。


但黄少天不会主动求助于他。


身体里的热意一阵阵蹿上来。他在被窝里翻覆良久,吐息渐渐带上点喘。


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撑起上半身,在床头柜的深处翻出一根许久不用的东西。


Omega专用的生圌殖腔按摩棒。十分粗圌长,物如其名能很好地照顾到发圌情期间格外空虚的内腔。自从和叶修维持相对稳定的关系以来,黄少天很少用这东西。就算有时不一定能和叶修见面,他也更倾向于多吞点抑制剂来解决,而不是用冰冷的道具尊严全无地操圌弄自己。


但从今往后,也许他要频繁与此为伴了。



黄少天脱下裤子,拧着眉试探地用按摩棒在穴圌口试了两下。后面的状态淫圌靡非常,又湿又滑,几乎是饿极了般把冷硬的头部吸了进去。一部分需求被填满的感觉让黄少天忍不住吸了口气,他越发沉下腰,手上用力,将按摩棒缓慢推进。


才只送进去一半,黄少天的膝盖已经软得跪不住床单。明知离尽头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却无论如何使不上力气让这根东西完全侵犯到底。想着隔靴搔圌痒的爽好歹也是爽,黄少天咬紧下唇哆嗦着打开开关。刹那间剧起的震动像一鞭子抽在背上,他眼前一黑软倒下去。短暂的晕眩过后是更强烈的心惊——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在这个当口突然嗡鸣起来。


强忍着身后冷冰冰的快圌感,黄少天捞过手机瞧了一眼。他脸色苍白,嘴唇湿红。视线朦胧难以聚焦,却在辨认清楚来电显示时唇角茫茫然勾起一抹哂笑。


他抖着手滑开接听,报复般不惮把所有喘息呻圌吟吹到对方耳里去。


“唔……叶修。”



TBC


下章电话play

评论 ( 26 )
热度 ( 366 )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