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ward soul is mine

【叶喻黄】无心良夜 03

周末快乐


03


叶修这天去相了个亲。


女方姓陈,是个文学博士。听说是G省人。然而本科伊始便北上求学,一口京片儿倒也像模像样。赴约之前叶修向家里委婉表示了一下学历的悬殊差距以及可想而知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难得有理有据无非就是嫌麻烦不愿去。他暗叹二老着急的方向怎么越来越不靠谱,没成想末了被老妈一句话堵得无话可说。


“博士怎么了?人家一心做学术,你一心打游戏。各有各的痴法,有很大区别吗?”


……行行行。苦笑完了场子还是要上,叶修站在单身公寓的盥洗室对着镜子随意拾掇一番,拿起剃须刀时发觉手感同之前有微妙出入——定睛一看方才记起,是黄少天上回来这儿的时候自作主张换新的那一支。


他掂了掂那崭新的机器,不自觉愣了一秒。


上回见黄少天已是个把月前,他当然不至于这么长时间都没刮过胡子。叶修知道黄少天给他买了个新的剃须刀,也知道他自鸣得意地摆在一个显眼位置。只是黄少天认为的显眼比不过叶修认定的顺手,他往往都是自然而然往一个固定的方向取了旧的来用。


今天……纯属意外。


叶修细致地揩掉鬓角最后一丝泡沫,把簇新的剃须刀轻轻放回去。


这是他这一天中,想起黄少天的第一次。



九年义务教育都磕磕绊绊搞得够呛,就这么被推到一个博士面前多少有些猝不及防。叶修不是善于找话题的人,就算冷场也能死皮赖脸地干坐着喝茶。所幸陈小姐谈起自己的事儿来滔滔不绝,虽然不如某个人眉飞色舞兴味盎然,好歹空气不至于安静。


这么一来也省了叶修搜肠刮肚组织语言,专心吃菜偶尔点头附和即可。陈小姐估计不太清楚叶修文化水平的底细,古今名著中外电影的名词一个接一个。叶修面前一份牛排勉强吃完三分之二,自觉这一众佐餐谈资十分生涩无味。忽然之间对方提到一个四字词语,掠过耳际还颇有些熟悉,简直一股清流。他几乎是感恩戴德地抬起头问:“什么?”


“嗯?啊就是,社科院有个专家现在在研究非诚勿扰和Pride and Prejudice里婚恋观的比较……”

P什么?叶修头疼。与此同时确定了那个让他意外耳熟的词是“非诚勿扰”。这档子相亲节目他从不感兴趣,不过是老太太乐得见里面一干男男女圌女乱哄哄刻薄嬉笑,于是他每逢回家也偶尔陪着看看。


“有什么可比的?”


“哎呀叶先生,你这就不懂了, ”女博士直起上身,双目放光,“非诚勿扰里那些个人最看重什么?还不就是你家世背景经济条件。巧了,Pride and Prejudice里,贵圌族人嫁女儿,不也是第一看男方家里有没有地位有没有钱?哎呀呀,陈年积弊。”


她边说边摇头,学者垂怜世人的情态尽显,俨然对这个群魔乱舞的社会一清二楚冷眼旁观。拢一缕秀发,极优雅地挑两下刀叉,抬起头来竟发现叶修正一瞬不瞬地瞧着自己。


三分无奈七分讥嘲的一眼,令陈小姐蓦地就醒悟过来,这位叶家的长子是不打算同自己装下去了。


果然他笑了笑,撂下强装门面的叉子,继而稍稍扯松了能勒死人的领结。不过是改动了很小的几处,叶修整个人的气质都懒散随性起来。


他瞧着天花板上富丽堂皇的水晶吊灯,余光落下去,轻描淡写地瞥了瞥面前脸色青白的年轻女人。是个Beta。大脑从全无兴趣的个人信息里潦草翻检出这么一项。可他为数不多的耐心只给过Omega。


“既然陈小姐也不喜欢这一型的相亲活动,那咱们就没必要给自己找不痛快了吧?”


叶修站起身,彬彬有礼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他知道自己搞砸了,面子撕得一干二净。可是接着忍下去只徒增烦躁而已。想起母亲那番逻辑诡异的说辞,叶修哂笑着吐了口烟。道不同到这种地步都能被她强扭成天生一对,那要是来了个志趣相投的呢?


他坐在小区花园的长凳上,在秋日温暖的阳光下眯起眼睛,伸出手掸了掸烟灰。灰烬扑簌簌落下去,再灿烂的太阳照着都折射不出半点光彩。把烟重新举到嘴边的这一两秒内,一个名字忽然从心底凛凛冒出来。


黄少天。


于是那口烟在唇齿间驻留得比往日更长。已经是今天的第二回了,叶修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


回家翻了日历之后他找到诸多反常的源头——这两天恰好是黄少天的发圌情期。


可是为什么没见他提?若有所思地点燃第二根烟,很多先前被搁置了未及细想的不对劲都慢慢浮出圌水面:这不是黄少天没在发圌情期联系他的问题。而是……


自上次见面以来,他好像都没再主动联系过自己。


事实上“主动”用在此处未免多余,因为从来都是黄少天联系叶修。单向发起,不曾逆转。

于是当黄少天那边莫名其妙地沉寂,他们之间就开始出现大片大片的空白。


所以说究竟怎么回事?


也许是最近太忙?这个念头一出,叶修自己都觉得毫无说服力。目前尚处常规赛阶段,蓝雨积分排名靠前,一路都打得顺风顺水,按理说不存在太大压力。再说以往那么些年黄少天天天缠着他竞技场,什么时候还在乎过是忙是闲?


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准有别的事要费脑筋。联盟更新换代越来越频繁,叶修很有退役老人的自觉,知道不能用老眼光看新问题。退役之后卸下重担,衣食无忧人也跟着懒散,渐渐开始不闻圈内事。


但他总是还能知道大大小小许多事情,因为黄少天每次和他在一起都有很多话讲。讲青训营资质不错的营员,讲蓝雨食堂新出的菜品,讲他混在鱼龙混杂的论坛披个小马甲捧这家踩那家。叶修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听他说完每一个字,更多时候他倾向于把黄少天弄得说不出一句话。


躺在他的床上,陷在他的被褥里,被他的性圌器插圌弄得满脸潮圌红连连吸气的黄少天。


叶修拿起手机。这是头一回,一个历史性又举重若轻的时刻。


他拨通了黄少天的电话。



电话play


评论 ( 46 )
热度 ( 384 )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