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ward soul is mine

【叶喻黄】无心良夜 05

又在自习室码的,耶


05


水声渐渐止歇,黄少天浑身赤圌裸地迈出淋浴间,拿过架子上的毛巾抹了把脸。


方寸之地骤然安静,水珠扑簌簌滚落发梢都听得清晰。更不用说外边锲而不舍的来电铃。洗漱台上方的镜面,朦朦水雾凝作一片晶莹颜色。被几下潦草抹开,烘云托月般衬出其中一张被热气晕得通红的脸。


一张很典型的Omega面容。肤色白圌皙,五官秀致。一双眼睛尤其灵动漂亮。睫毛很长,可惜掩不住心事。


手机响到第三遍,他裹着浴巾推门走出去。



又是叶修。


为什么是叶修?


黄少天站在床边,看着手机前所未有炽盛地发亮。这简直荒诞无比。他想干嘛?把所有亏欠过黄少天的搭理都一次性补回来?


他尽量说服自己不为所动,展开浴巾一下下拭干身体上的水迹。动作很慢,好像一旦不这样就挥霍不完这么长这么可恶的时间。因为刚刚从热气腾腾的浴圌室里出来,即便眼下如此耽搁也觉不出冷。他强迫自己忽略冷。


中途铃圌声戛然而止,黄少天整个人都停顿了一瞬。他的来电铃圌声是一首歌,非常短,活泼明快咿咿呀呀的异国语言。当初选这首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别人来电话的十二次“嘟嘟”声里,整支曲子恰能从头到尾一个音符也不落地唱完。


他向来是很喜欢完满的感觉的。有时不想接电话也不好按掉,就索性欣赏这一遍遍圆合的欢唱。永远都是自第一韵起,落在最后一声。他从来就晓得。


现在断在了不对的地方,想来只不过是叶修懒得等到“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的通报,提前结束而已。


没有什么不对的。这就是叶修。



黄少天不得不接受这司空见惯的半途而废。他拾起手机瞧了瞧,发觉未接来电竟有三四个之多。除开刚才那一个,其他都是完完整整的响铃十二声。


可是偏偏这草草了事的最后一次,最刺眼,最可恨,最叫人难过。


他抿着嘴要将手机放下,新的来电恰在此时鬼魅般横插进来。骤起的嗡鸣强烈地撼动手心,刚刚建设好的冷眼与决断霎那间都被这措手不及瓦解得一干二净。下意识接通之后才开始毫无用处地后悔,可是已经太晚。


他听见叶修的声音疲惫而且无奈:“怎么一直都不接?”


难得被抢先一回。不是开辟出一条新径,而更像是把他本就一团乱麻的情绪又弯弯绕绕多打了几个结。黄少天张了张嘴,不知是该先解释自己并未赌气还是应当怎样。又或者这种时候要什么澄清。假如叶修以为他闹脾气,何不将错就错下去。毕竟有过多少机会让叶修来哄呢?从前少有,以后几近绝灭。


但他最终只干巴巴地答:“洗澡去了。”同时想起喻文州曾经笑他是最会撒娇的人,是以队里队外都被或多或少地宠着。这说明黄少天善于调动别人的喜爱,而在叶修面前是耍不起这种种花招的。对牛弹琴。


可是对着喻文州就不一样了。喻文州……


他正想到这里,叶修就提起了这个名字。不过那口吻是严肃的,而且隐带怒气。


“蓄意标记等于强圌奸。喻文州很有问题,你离他远点。我过几天来一趟G市。”


“……”


“听到我说话了吗?”


“黄少天?”


“黄……”


叶修不再出声,听筒里只有微弱的电流作响。电话那头黄少天垂下眼,他不着寸缕,浴巾撩圌开便是一片白皑皑的肚皮。


他瞧着自己平坦柔软的小腹,想到标记之后那个难以面对的早晨他接过喻文州递来的温水,在愧疚和欲言又止的目光里把避圌孕药咽下喉咙。


喊了一晚上的嗓子被水冲开,疼得像是被刀剐了一片肉下去。他记不起也不想记起,前一晚喻文州是怎么闯了进来,那根长得骇人的东西是如何放肆地翻圌搅在肚子里。朝夕相伴的Alpha的结是怎样卡死在不能更深的深处,喷涌圌出来的东西多得把小腹都撑得微微圌隆圌起。在叶修的床上黄少天一度很迷恋那种感觉,而在与挚友阴差阳错的场合中空有难堪与绝望徒然生发。


药片裹着温水一路沉进胃袋里。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这个肚子继续大下去。



黄少天抬起头。


“不用了。”他说。


叶修静了片刻。“什么不用了?”他问,语气阴沉。


“你不用来,我也不用躲着文州。什么蓄意不蓄意,讲那么难听。他是我的Alpha,你有什么资格指责。”


他说得很快,很轻松,也很平静。可是当叶修短促并讽刺地笑了一声,就一声而已——黄少天就已经悲哀地看到这拙劣的面具是如何被撕下,可恨地轻而易举。


“你说你逞什么强。”


没有。


“这么大的事儿瞒了哥一个月,很能嘛你。”


不是。


“哎不对。哪有什么大事?屁大点事儿。慌成这样至于吗?心理素质真差劲,怪不得是哥的手下败将。”


靠……


黄少天忍无可忍:“叶修你还能再贱一点吗!”


“啊,能啊,要多少有多少。”


“卧圌槽圌你——”


“毕竟非常时期也要用点非常手段不是?”


……哎?黄少天结结实实愣了愣。非常手段……我靠这到底几个意思?!


别太瞧不起自己了。眼下这状况还能是什么意思?



他顿时眼眶发热。莽莽撞撞地张开嘴,万千话语一齐涌到舌尖,却在扑出去的前一秒被咚咚响起的敲门声适时阻断。


黄少天心里一惊,扭头看向门口。门外喻文州一声叠一声地喊:“少天,少天?”


“啊队长你等——”话还没说完门已经拧开一条缝隙。他手忙脚乱地拢了拢身上摇摇欲坠的浴巾,顺手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


屏幕仍然显示正在通话中。计时条缓慢地旋转下去,仿佛一个永无止境的僵局。



TBC




评论 ( 36 )
热度 ( 346 )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