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ward soul is mine

【叶喻黄】无心良夜 09

看了上一章的朋友们想得到这一章有车吗?


09

 

假如不是叶修重新开口,黄少天恐怕会在胡思乱想中耗费更多时间。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没有。”

 

“那就是考虑好了?”

 

他大概犯了烟瘾,伸手到外套口袋里去摸那个烟盒。长久生硬的对峙把耐心消磨成岌岌可危的一线。叶修回忆起在闻到Omega身上第三人的痕迹时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暴躁感觉——果然永远不要跟Alpha的原始本能谈什么大度与忍耐。

 

观念是一回事,直觉又是另一回事。他尚且没成功掏出一根烟来夹在指尖,黄少天在一旁摇了摇头:“叶修,你根本就不明白。”

 

“不明白的是你才对。被标记是多么大不了的事情吗?都说过我不在意了啊。”

 

“可是我在意,”黄少天抬起头来,目光灼灼,“你不懂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拒绝不了标记你的人,发情期想要的一切不过就是他的气味和精液。明明一直和队长保持距离,但还是差一点就跟他做了……”

 

他嘴角的弧度满是自嘲与苦涩,把一切对本能的无奈与烦恶一字一顿说出来。

 

“我主动掰开腿,求喻文州上我。”

 

黄少天垂下眼睛,自暴自弃般蓄满的力道在话音落下之际泄得无影无迹。留存脑海的记忆碎片如此不堪。他对喻文州那天悬崖勒马有多感激,对自己的无能为力就有多悲哀。

 

心烦意乱的抖颤悬在睫毛上,掩在其后的闪烁明暗如同一泓波光碎玉。他忙着稳定情绪,浑然不觉叶修几步走近。Alpha的手背掠过侧脸,随后掌心紧挨上来,黄少天吸了吸鼻子,不自在地想要退开。

 

孰料叶修另一只手也合覆过来,完完全全捧住他整张脸并将他拉近。鼻息交换的距离一点点被截断,黄少天走投无路地抓住对方手腕,眉心拧起的角度隐忍而惨淡。

 

“叶修。”

 

他喊得消极抵抗,不能阻止叶修最终吻住他。唇瓣相贴,浅尝辄止又熟悉过分,让人情不自禁需索更多。

 

叶修舔开他的唇缝,舌头渡过去烟味苦涩的唾液。Alpha常年萦绕周身的烟草气息甚至比信息素来得更令人安心,难得一见的温情反而如沸水般把Omega烫得浑身一震。黄少天试图弥补,急切地含住叶修的舌尖,却被对方不着痕迹地退开去。只有嘴唇依然是贴合得毫无缝隙的,于是一旦含含糊糊说起话来,就好似一柄刀直抵到喉头。

 

他说:“我知道的。”

 

黄少天一惊,气氛再旖旎都冻成了冰碴子。他不知怎地就能推导出叶修这没头没尾的一句指代是何,慌乱间急急把脑袋别开了,上下齿关囫囵磕了一下险些夹到舌头:“靠!你怎么会知道?”

 

叶修扳过他的脸,眼底的郁色直压下来:“我一直等你挂电话,结果只听见你跟喻文州干柴烈火。少天,你抗拒不了他,我清楚得很。”

 

黄少天脸色异常难看,只是抵不住羞耻心空前强烈起来,耳根都憋得通红。叶修不紧不慢地摩挲他瘦削的下巴,像在掂量惩罚应予的斤两。信息素也是不急不躁的,渐渐把黄少天锢死在一个不上不下的难受里边。四肢沉重无力,仿佛陷进烈酒沼泽。

 

末了他叹口气,眼神不再飘忽,下定决心般瞪视过去。睫毛浓密卷翘,这么飞快地翻了几翻,直挠到叶修心口。很快听见黄少天笑得嚣张:“可惜他没操成,要不换你继续?”

 

叶修不答,默不作声凑过去,一口咬在Omega挺直的鼻梁。后者吃痛地倒抽口气,不知是撒娇还是趁势,眼眶周围居然夸张地晕开一片粉色。

 

“不是吧,这就要哭了?”叶修看得好笑。舌头轻快拂过他薄薄的眼皮,最后驻足在耳廓,声音昏昏然压低。

 

“一会儿可有你哭的呢。”



长微博



TBC

评论 ( 48 )
热度 ( 349 )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