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ward soul is mine

【叶喻黄】无心良夜 13

大家除夕快乐。我想争取在年后上课前把坑填完....


13

 

叶秋觉得,自家哥哥追人的方式非常有问题。

 

毕竟买张VIP票跑来看对象打比赛这种事情,一掷千金绝对算不上,惊喜浪漫更是不沾边。又不是烽火戏诸侯,大佬为博美人一笑不惜排场浩浩。不过是躲在一个小包厢里观看不远处的全息投影,好像,好像实在没什么特别的。

 

算了算了,跟电竞宅男还计较哪门子的品位?叶秋猜测此举虽诡异,多半也称得上叶修煞费苦心。于是酝酿一番饱含安慰意义的溢美之辞,铺垫着问了一句:“黄少天知道你来了吧?”

 

叶修正在看场上双方队员握手,目不斜视:“随便啊。”

 

啥?叶秋震惊了两秒才意识到这不一定是答非所问,反倒有可能是叶修的真实所想: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我来了就是来了,不需要跟你通报。

 

总觉得很苦情?沉浸在对老兄情路坎坷的嗟叹之中,双商颇高的叶总顿时没了词。

 

叶修在旁悠悠开口:“想什么呢。敌明我暗,才好打他个措手不及。”

 

叶秋暗自抖了两抖,只是碍于精英包袱还是安稳如山。想起对方简单提过的复杂形势,什么你不从我我想要你你又被他标记……之类的。嗯,果然采取一点战术非常必要。

 

“那你待会儿打算、”说到一半,比赛已经开始,从这里可以看到一区观众席横幅飘扬。叶秋虽然自己不感兴趣,也明白不好打扰这位观赛。于是十分有素养地住了嘴。

 

“没事儿,继续说。”叶修掏了根烟来点上。

 

“你看你的。”

 

“搭着看看得了,又不是重点。”

 

那什么才算重点?

 

叶秋更有兴趣了。

 

他努力忘掉VIP票还是自己出钱买的这回事,索性把小包厢当成兄弟俩的聊天房。打算怎么把人追回来?问题蠢是蠢了点,但在手足跟前也就无需绕弯。叶修吸了口烟,答的比问的更傻:看着办。

 

“你这心态也太消极了。”

 

“这叫淡定。”

 

“事情都这样了你还淡定?”叶秋怒其不争,“刚握手的时候我看见了。喻文州对吧?没认错的话,就是他一直盯着黄少天看啊,没完没了的。”

 

“嗯,视力不错,”叶修一手夹着烟,十分坦然地支使他,“烟灰缸给我拿过来一下。”

 

“行,还真够淡定的。”叶秋不无讥讽地说着,还是乖乖把手边的烟灰缸推了过去。

 

“你懂什么。”

 

“哈哈哈,”叶秋忍不住笑出了声,“恕我直言,家里除了小点,好像就你一条单身狗了吧。”

 

叶修没说话。叶秋得意洋洋。他上个月订的婚,于是叶修在家里的地位彻底稳定在了底层,而且不得不遭受父母的连番相亲安排。叶秋一朝脱离苦海,与兄弟的革命情谊已经全然不在。每天除了嘲笑,就是嘲笑。除了帮腔,还是帮腔。

 

叶修一开始纯粹消极抵抗。要相亲就去,只不过表现平平毫无亮点,再随和的女方都无意深交。后来居然爆发了一次,就是跟姓陈的女博士见面那回。那表现,据说可以打负分了。女方恼羞成怒,媒人添油加醋,爸妈埋怨无数。叶修被勒令从单身公寓搬回家,接受思想教育回炉重造。平日里被禁足不说,偶有出门还要派个人跟着——鉴于叶秋尚未正式成家,就担当起了这无可推诿的重任。最初几天叶修态度还算配合,没成想突然不声不响飞去G市,失踪一天一夜。再回家时禁不住爸妈严厉逼问和小点狗仗人势,只能和盘托出。

 

然后……然后情况就变成这样了。家人们对叶修充满了同情关慰,尽管他交代的来龙去脉仍很模糊,其悲情程度也足以让性情中人的叶妈妈掬一把泪了。然而除去工作,独自出门依旧是不被允许的。所以叶修今天来看这场蓝雨VS微草的客场比赛,叶秋也只好奉命作陪。

 

虽然不关注荣耀,几张招牌大神的面孔叶秋还是或多或少有所闻。第一届世邀赛夺冠之后电竞选手广告代言都翻了倍,几个长相齐整的选手更是处处可见其宣传硬照。

 

蓝雨双核自然位居其列。

 

叶秋每天出入市中心高级写字楼办公,对周遭耸立的广告牌也大致混了个脸熟。只是当得知就是这两人同自家兄长关联甚密,震悚之情依然难以言表。好吧,其实,茶水间休息的时候没少听实习生小姑娘们窃窃私语大开八卦,蓝雨正副队看上去貌似是挺配的……

 

醒醒啊叶秋!胳膊肘不能往外拐啊叶秋!

 

环境影响自然抵不过血缘至亲,了解真相之后叶秋和叶修相当同仇敌忾。

 

即使叶秋对哥哥的恋爱脑还是,或者说,一直都,很不放心。

 

 

从全息投影之眼花缭乱不难窥见战况激烈,场馆气氛端的热烈无比。叶秋一个外行瞧不出门道,打了哈欠掏出手机跟未婚妻聊微信。暂停交流之后兄弟俩一个谈恋爱神清气爽,一个看比赛若有所思,倒是各得其所。

 

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身旁的叶修忽然站起身。叶秋回过神来:“怎么?打完了?”

 

“嗯。”

 

“黄少天赢了没有?”叶秋深谙说话之道。

 

“平局。”叶修淡淡地扔下一句,转身就去开包厢门。

 

“哎,你去哪儿?”

 

“选手后台转转,”叶修脚步不停,“你回家吧。”

 

“喂!”叶秋没能喊住他,暗自嘀咕后台能让你这闲杂人等随便闯?转念又想起叶修带队回来之后在荣耀联盟管理层挂了份闲职,有事随传随到,无事安享清福那种。这么说来尽管后台重地,权限狗刷个脸还是有希望准入了?

 

唉,让他去吧。要想出其不意,不就得孤注一掷么?

 

 

 

蓝雨休息室。

 

“阿轩,你们现在就走?”

 

“嗯啊,”郑轩摆了摆手,“困啊……先回酒店,发布会交给你和队长啦。”

 

“喂喂不要擅作主张啊!”黄少天扭过头看喻文州,后者却只是笑了笑:“今天大家都辛苦了。阿轩你们去休息吧,我和少天在这边应付就好。”

 

卢瀚文在宋晓和徐景熙的左右夹持下艰难地举起手:“我也要留——嗷!”

 

郑轩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咳咳咳咳咳,队长黄少,那我们就走啦。”

 

“嗯,待会儿见。”

 

一行人浩浩荡荡从选手通道鱼贯而出,卢瀚文生气地揉着脑袋:“凭什么打我?”

 

“叫你不要做电灯泡啊,”郑轩摇头晃脑,“没有眼力见。唉,果然还是太年轻。”

 

“啊?难道队长和黄少……”

 

“嘘,”郑轩高深莫测地竖起一根食指,“别声张。”

 

没人会声张的。毕竟在正副队面前瞒天过海私下交流情报,绝对要靠非凡的保密素质。彼时留在休息室的两人并没有多少自觉,在等待发布会开始的空档里正讨论刚刚结束的比赛。今天微草打得很猛,黄少天全神贯注,下场至今手还有点微微地麻。他自己都没在意,喻文州却眼尖发现了。坐到黄少天身边来,一边听他发表心得一边很自然地给他做起了手操。

 

不可能没感觉到的。握住那只手的时候,明显往回抽了一下。但只有一点,完全可以忽略的一点点。很快就放松下来,安然地任他揉捏。

 

喻文州低着头,专心致志。黄少天的声音听上去毫无异状,一路从和王杰希对刚侃侃而谈到瀚文如何独当一面关键救场。他讲得太流利了,以至于话题猛然切换到喻文州身上时后者不由得惊了一下。信息碎片指向盘盘绕绕,黄少天不知何时给他精心下了个套。

 

他说:“队长,你状态不对啊。”

 

喻文州抬起头,对上一双审视的眼睛。黄少天的手还在他的掌心里,不肯继续好好待着,而是明确并果断地反手握了过来。

 

黏固的扯不开的目光交汇,紧扣着绞缠不分的手指。然而再没有丝毫旖旎可言。又到了一个黄少天不笑也不更进一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换气系统空寂的响动。

 

“这两天又开始躲我。不是都说过了吗?文州……”

 

一阵不紧不慢的敲门声传来,黄少天剩下的话就没讲出口。可是那样的眼神,赤诚又天真。喻文州觉得胸口有隐秘的闷痛。

 

他别开眼睛,心想大概是其余人落了东西在这:“请进。”

 

黄少天松开手,挪到稍远的一头坐下。门恰在此时打开。来人不声不响,他下意识抬头去瞧。

 

这一瞧,说成大惊失色也不为过。

 

“叶修?”

 

 

 

TBC


评论 ( 36 )
热度 ( 289 )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