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ward soul is mine

【all黄】Cantarella 30

又凑整了,值得庆贺,啪啪鼓掌


30


云低天暗,车马萧萧。


意识浮沉几度,勉勉强强转醒。神思还算清楚,不觉头疼烦恶之类药迷的后遗。宛如悠长一梦,只是梦过便浑不知所涉何险,又身至何地。


双眼蒙着,双手束在背后,上身缠了几圈麻绳,捆得难受。


黄少天镇定心神,侧耳细听一阵,辨明当下是在马车中。而且身下所卧并非干草货堆,而是柔软床褥……这伙人大摇大摆劫他出来,居然连王室御具也顺手牵羊。


如此一来,过边防哨卡时只消通报国后动驾,谅谁也不敢入内盘查。微草的Omega们出行交往遍地忌讳,他这几日横行军营的做派一看即...

【all黄】Cantarella 29

(终于)又一次无限逼近整数章...来跟我多交流呀!


29


国君大婚一年有余,雨顺风调,商贸通达,边陲安定。


黄少天的日子也挺称心。外邦使者献礼络绎,王都里热闹去处日日翻新。宗族王室无论大典小聚,往往请来国后出席。以致有人戏言国后殿下交际欲太盛,有婚礼,便做新娘;有葬礼,便做尸体。


他白天四处寻欢作乐,幸而把控有度,没恼得王杰希禁他的足。丈夫操劳政务,探视妻子多在夜里。刘小别不巧撞见过几次,屏息藏在寝窗底下,听见平素庄重自持的掌权者情难自已,在Omega身上逞凶作恶。


第二天他找到黄少天说:“陛下保准恨透了你。”...


【all黄】Cantarella 28

本章主高黄


28


虚空剧团在微草的演出告终之于黄少天是一场春梦的醒转。国后场场亲临,展现出非凡的鉴赏兴趣,而无人知晓剧情的日渐精进得益于两位主演从主角原型身上挖来的秘辛,谢幕后尊贵的宫廷丽人更是与戏子们彻夜厮混,身披戏服俨然上演Omega王子堕入风尘的剧目旁支。


王杰希对于妻子三天两头往外跑的行径不可能毫无所觉,但黄少天早就拿准他对他的期许不过是本分履责,貌美端庄且不兴风浪,至于忠贞倒在其次。也许国君甚至庆幸于妻子沉湎私情从而免于榨取自己过多精力……当他表明这番揣测,李轩和吴羽策都不无戏谑地笑了。


“有这样的丈夫,您虽贵为国后也还是苦...

【all黄】Cantarella 27

不要对写了半个月正式文书的我有什么期待


Cantarella 27


【all黄】Cantarella 26

和上章也就间隔两个月拜托不要「有生之年」「活久见」了。这篇这个频率我觉得不算久,毕竟以前还有更久的对吧?
反响够惨淡了 好不容易点开又是一个「有生之年」 是不是挺没意思的🌚

26

 

回宫时满城鸡啼嗄喑,黄少天一觉睡至日落时分。

 

许是太久不沾Alpha。 一夜颠鸾,后劲冲得人筋疲骨软。漫漫醒转终于不觉五脏焦虚欲炽如焚,只是满心嫌恶。

 

他以前何至于单单为了淫乐,这样费周折。更何况下手的还是王杰希亲眷:刘小别年轻气盛,栽在他身上好似一同摔碎了铁打金铸的尊严,事后态度僵硬,避之不迭。激情确是盲目而冲纵,回过神来反倒闹得两厢不快活。

 ...

【all黄】Cantarella 25

25


太过恐惧又太过荒唐。刘小别情急之下直起身,泯情迷为对峙。


即便这样也太晚了。他有一千种可能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插入,所幸临咬钩前的零星警醒救他于危急——但远不至于脱身,更遑论撇清。有那么一瞬间刘小别甚至后悔自己起意:他原本就不把黄少天的身份地位放在眼里,加之此人生性风流已然坐实指名,那么不清不楚地快活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然而回想起来有更多地方令他后怕:黄少天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如何探听到自己外出的消息,如何溜出宫廷,如何买通侍从与下人,明目张胆地先他许多步埋设陷阱?他满心纷乱,满腹疑云,目不转睛看着此刻一言未发,兀自盈盈含笑的Omega...

【all黄】Cantarella 24

过气写手尬迎新春


24


入夜,王都的街道一片漆黑。


平民百姓点上灯烛闭门不出,惟贵族外巡有随从执炬照明。当初微草遣使者赴蓝雨求亲,归来后逢人便道海国夜生活花样琳琅:如昼灯市,如织游人,舞曼歌靡,遒奇盛景。


蓝雨商贸发达,依托海洋而富庶浪漫,像愈夜愈明炽的星子。而微草乐得自比为太阳,在白天劳作生产,挥发热量。每当暮霭悄临,骄阳便让位于繁星,成全它们长日未尽以致继夜的作乐寻欢。


就是因为蓝雨人太好享受,才会在前几年吃了嘉世的苦头——刘小别这样想着,脚下轻车熟路拐进一条花街,这是此刻静憩城邦唯一声色斑斓的所在。...


【all黄】Cantarella 23

上一更还是开学那会儿,历经一个学期,终于开奖了……


23

 

御苑温泉那一出草动风吹暂且按下不谈,紧随而至的发情期倒是过得泥泞不堪。久不被Alpha抚慰的身体犹如旱地未逢霜降,黄少天数度张开腿向Beta丈夫需索,仍觉五内若焚。


虽说同王杰希的床事不输以往与Alpha们的任何一场,但Beta的情潮再如何汹涌难抗,终究无有狂戾的信息素来卷噬他。不分昼夜的床笫厮混多少也让王杰希苦恼于时光虚度,于是头两日过后便不再与妻子同眠,且整整一天行踪难觅,只嘱咐侍女熬制安心宁神汤药,劝使躁郁的Omega服下。


作用甚微。固然那些苦涩汤汁能使黄少天稍事睡眠,...

【all黄】Cantarella 22

bgm:过气写手の号哭


22


王杰希素不曾宠纵心腹亲眷,却独独许以年轻的妻子众多特权。微草宫廷礼法甚于蓝雨数倍,多是政斗数年互相勒索遏制的遗产。然而以色侍君的异邦人得以自如穿行其间,在最为宽泛的限度内从心所愿。黄少天获准弃去宫服广袖宽袍之冗缛,装束宛如风流善射的游猎贵族。


他在蓝雨时往往连穿一件英气些的衣裳也不被允许。喻文州偏好腰身细窄而袍摆飘阔的那类打扮,大可轻易撩露出情人双腿。其实他未必随时随地有欲望亟待解决,不过是钟爱这副任人施为的姿态,是以黄少天的袍底常常是寸丝不挂的。在王兄身侧一切莫须有的体面都不名一钱,而与其自命清高,他更不吝以此法培植羽翼...

【all黄】Cantarella 21

没赶上……不管,我已经尽力了!

本章:老王背后的故事 & 老王的大喜事

生快to天天  迟来这爱依旧真


21


微草与嘉世同为北方大国,然王杰希的土地比之丰饶的鱼米之乡,更多几分虬曲沉厚之气象。平原阔远,山脉横纵,连年旱涝交加未增其疮痍,亦不减其雄浑。入夏以来一度洪水暴涨,溃决田堤,而此番蓝雨一行入国境直至王都,但见国民劳作有序,生息晏如,往来车马如织,市集欣欣鼎沸。一国之久经风霜而弥坚,天灾竟也无可奈何。


其时国丧礼毕数月,夜来城中满目琳琅,喧腾如昼,却不比国君彻夜秉烛理事时灯火长明。王杰希素来为政勤...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