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ward soul is mine

【叶喻黄】无心良夜 16

16


另找个Omega对喻文州而言并不困难。


一个姓瞿的姑娘。蓝雨队长的小学同学。海归,前段时间还专程来俱乐部玩。当时队里上上下下没少打诨凑趣,黄少天也在其列。后来没多久就发生了标记这档子事,黄少天自顾不暇,却也注意到小瞿自那以后就没再出现了。


也许是喻文州同她说了什么。即使不擅长揣摩女生心事,黄少天也多少看得出小瞿对喻文州抱有好感。在那样意外的情况下,诚然不要吊着人家女孩子是最中肯的做法。但时至今日,黄少天却由衷替喻文州感到不值:如果他做决定更早一点想法更果决一些,喻文州与小瞿的往后会要好上许多。


不过现在也许仍不算晚。...

【叶王黄】翠西

王黄民国间谍文的后续。前篇点我  嗯,抱歉它变成了叶王黄。

通篇清水。无逻辑,不知所云。这篇里王基本没出现,叶黄cp感更是淡薄如水。

但标题和tag还是这么打了。hhh并不抱希望有人懂(。

《翠西》

“搞什么鬼?”

 

黄少天叼着烟,剑眉紧拧,颇不耐烦。信纸捏在手里,翻来覆去又看一遍。

 

内容倒是记住了,只理不清个中关节。然而留不得。毕竟这种东西。屋里炭火盆烧得暖,上海的倒春寒这么汹汹压境过来,比数九寒冬更严酷些。他三两步走过去,扬手将那封信喂了窜烈的火。

 

纸的边缘很快焦黑并卷枯。火是个性情泼辣的红裙舞女,凡物挨近它便...

【叶喻黄】无心良夜 15

非常想睡,写得稀乱,明早可能再改改...


15


黄少天松开叶修的手,向旁走了两步。


抛在背后的不过是一个人影,却仿佛把许许多多七上八下的芜杂忧虑一并抛开了。他张开嘴,语气是完美的吃惊模样:“诶?队长有对象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我一点都不清楚?哈哈哈阿姨,您是不是搞错了啊。”


喻妈妈还在迟疑:“你们都不知道?可是,我觉得他身上Omega的味道挺明显的。”


“呃……”黄少天佯装苦恼地拖长语调,“阿姨,我真没觉得队长在谈恋爱。我就是O,没闻出他有什么不对劲呀。”


听筒里沉默下来。


“这样啊...

【叶喻黄】无心良夜 14

14


第一反应是把刚才讲出口的在心底快速过了一遍。


归根到底还是太着急。有些话明明不必摊开在这一时的。回蓝雨之后有的是机会让他同喻文州慢慢坐下来谈,何至于非要踩在发布会开场的短短间隙?


都怪其他人走得太早。一旦只剩两个人在场,出于莫名其妙的紧迫感他总觉得越来越藏不住多少心结。可是现在已经不容许他亡羊补牢般思考更多——叶修闪身进来,房门在身后轻轻掩上。他环视休息室一圈而后挑了挑眉毛,黄少天全身都变得紧绷。


“就你们俩啊。”


喻文州冷静地看着他,头一回没从沙发上站起来。如果说黄少天还呆坐着是吃惊到出离状况,那...

【叶喻黄】无心良夜 13

大家除夕快乐。我想争取在年后上课前把坑填完....


13


叶秋觉得,自家哥哥追人的方式非常有问题。


毕竟买张VIP票跑来看对象打比赛这种事情,一掷千金绝对算不上,惊喜浪漫更是不沾边。又不是烽火戏诸侯,大佬为博美人一笑不惜排场浩浩。不过是躲在一个小包厢里观看不远处的全息投影,好像,好像实在没什么特别的。


算了算了,跟电竞宅男还计较哪门子的品位?叶秋猜测此举虽诡异,多半也称得上叶修煞费苦心。于是酝酿一番饱含安慰意义的溢美之辞,铺垫着问了一句:“黄少天知道你来了吧?”


叶修正在看场上双方队员握手,目不斜视:“随便啊。”...

【叶喻黄】无心良夜 12

12


这周比赛成绩勉勉强强。主场对阵一支小战队,黄少天的水平却没怎么发挥出来。好在有喻文州控场,发布会还算有惊无险。其他蓝雨队员不疑有异,只猜测他是到了O每个月总有的那么几天。于是秉着人道主义关怀,满含宽容友爱地给他鼓了鼓劲便各自散去。喻文州全程在旁看着,不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他不责备,黄少天只有更心虚。他这几天来情绪摇摆不定,问题一个接一个还不都是出于自己。当下反锁房门写了一份言辞恳切的检讨书,交到喻文州手中。


“这什么?”黄少天神情庄重深夜造访,喻文州颇有些惊讶。看清检讨书的黑体标题,不禁嘴角牵动露出一丝笑意。他并不细瞧,几下把那张密...

【叶喻黄】无心良夜 11

11


这世上有没有一句让你听了之后,只想装不明白的话?


黄少天不自觉贴紧了椅背,好像这样就可以离喻文州喑哑的嗓音远一点,凝重的神态远一点,也离那只绞住肩头的手掌远一点。


他仔仔细细观察对方的脸,一时间揣在自己心底的那点患得患失都成了无关紧要的事。纠结再三后黄少天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句没有半分歧义的表达:看看你,身上,的情况。尽管用了一个恳圌请意味的问句,喻文州举手投足之间却俨然不给他分毫说“不”的余地。


蓝雨队长诚然通情达理,真正固执起来也无人可挡。平时总是他惯着黄少天胡闹,这下角色全掉转了。然而此类突发状况的模拟演练毕竟太少,关于安抚情绪失控的喻文州的经验,黄少天所掌握...

【叶喻黄】无心良夜 08

08


“和我一起”和“我喜欢你”,两者不论是内涵或姿态都千差万别。不同于后者仅是痛快直白地表达出爱恋便可宣告结束,“和我一起”明显给规划中的未来上了一道自说自话的保险栓。


尽管黄少天十足讶异,叶修凭什么总能可恶地展现出一副尽在掌握的自信。他从那个本以为一辈子无缘听到的宣言中缓过神来,那一瞬间的感觉好像戳开泡沫,近似于幻梦的现实不致使他沉溺太久。


而叶修似乎并不惊讶于黄少天出奇平静的反应,只是挑了下眉毛好整以暇补上一句:“怎样?”


那副懒洋洋的神情粗略看去与往日并无多大区别,黄少天却被扑面而来的狂妄激得甚至想动手抽他一下。


这太不对了。


他开始怀疑今天这个叶修...

【叶喻黄】无心良夜 07

老叶,彻彻底底地上线


07


尽管几天前叶修提过会来,实话说黄少天并没怎么放在心上。不是不期待,是隐隐约约分得开一时兴起与一言九鼎的区别。也并非对叶修抱有偏见,而是扪心自问这档子事也许根本算不得让对方兴师动众的一件。


口头漫不经心的承诺像石子擦着水面飞过,一晃四五天过去他从磕磕绊绊的发圌情期缓过神来,如释重负之余别的一切都懒得关心。但更多的或许是自己骗自己。因为当训练中途出去买饮料迟迟未归的卢瀚文终于推开训练室的门,第一句话不是咋咋呼呼七人份的饮料有多重,而是一句仿佛有大事以告的“黄少!”——被点到名的人手一抖,当机立断切了界面扬起脑袋。


“怎么?”


“叶修前辈在楼...

【叶喻黄】无心良夜 05

又在自习室码的,耶


05


水声渐渐止歇,黄少天浑身赤圌裸地迈出淋浴间,拿过架子上的毛巾抹了把脸。


方寸之地骤然安静,水珠扑簌簌滚落发梢都听得清晰。更不用说外边锲而不舍的来电铃。洗漱台上方的镜面,朦朦水雾凝作一片晶莹颜色。被几下潦草抹开,烘云托月般衬出其中一张被热气晕得通红的脸。


一张很典型的Omega面容。肤色白圌皙,五官秀致。一双眼睛尤其灵动漂亮。睫毛很长,可惜掩不住心事。


手机响到第三遍,他裹着浴巾推门走出去。


又是叶修。


为什么是叶修?


黄少天站在床边,看着手机前所未有炽盛地发亮。这简直荒诞无比。他想干嘛?把所有亏欠过黄少天的搭理都一次...

© 蔚洲 | Powered by LOFTER